可以要求快递公司赔偿受损货物的实际价值

【贵州煤矿7人遇难】

“我當時就提出了質疑,但快遞員稱只是外面箱子粘上了醬油,裡面沒事。我對快遞員說,您拍張照留個證據吧,我上樓去檢查一下,並沒有簽字簽收快件。“潘女士開箱後發現,這一箱里的15件衣服,被醬油泡了14件,有的專櫃弔牌也被浸染,無法清洗,便立即打電話聯繫圓通速遞派件員回來取件,做拒收處理。

記者從潘女士提供的合同以及報關單中看到,被污染的14件服裝在內。

雙方的溝通進入“僵持階段”。“圓通速遞客服表示,由於我們不能提供有效的價值證明,所以賠付我們800元。被我們拒絕之後,又通知我們派件點最多只能賠2000元,之後一直再沒聯繫了。”潘女士說。

11月28日,在青島西海岸新區靈山衛街道乾河子路某小區內,記者看到被污染的衣服多為阿瑪尼、迪奧等知名品牌。雖然接收到快遞已經過去近一個月,但衣服上的污漬依舊非常明顯。經清點,被污染的衣服共計14件。

貨物受損的賠償責任,其實不論以何種方式途徑維權,其目的都是為了維護自身合法權益。其中不免涉及是否保價問題。保價是物流行業的一項業務,是寄件人對貨物聲明價值並按照承運人的保價費率支付保價費,貨物受損時,按照保價的金額或者比例進行賠付。保價這種增值服務,其機制類似於保險,由快遞服務運輸企業對運輸過程中貨物出現的問題進行賠付。對於保價的貨物應當按照經營快遞業務的企業與寄件人約定的保價規則確定賠償責任。

日前,壹粉“餅干3104”向齊魯晚報·齊魯壹點爆料,其採購的一批高檔服裝由圓通速遞承運到青島,途中卻被醬油污染了14件,貨值達13.7萬元。經過多次溝通,圓通速遞最多只願賠償2000元。

11月30日,記者電話聯繫當時的圓通速遞派件員,表明身份後剛問了一句快遞被醬油污染一事,該派件員便直接說:“這件事我什麼都不知道,不要來問我”。隨即掛斷電話。

據爆料人潘女士介紹,這批高檔服裝一共2箱,是通過貿易公司報關進口後,由北京寄到青島來的。10月29日下午,圓通速遞的快遞員送來貨後,由於裡邊是全新的進口高檔服裝,潘女士專門到樓下從快遞員手中接貨,發現有一箱外包裝被醬油浸濕,當時還有醬油往下淌。

為了明確責任,潘女士當時上樓開箱檢查時,全程拍了開箱視頻。記者從視頻中看到,打開快遞箱後,雖然每件衣服外面還有一層保護袋,但醬油依舊將裡面的衣服污染。而快遞箱上貼著的圓通速遞快遞單顯示,該貨物是10月27日17時0分38秒從北京朝陽區寄出,寄給青島市黃島區的潘女士,並沒有保價。

最讓潘女士難以接受的是,在長時間的“向上級反映”後,圓通速遞客服給出答覆:由於客戶寄快遞時沒有選擇報價服務,所以賠償200元讓她自己清洗一下。面對這種結果,潘女士果斷拒絕,圓通速遞客服又提出賠償500元,再次被拒絕。“此時,圓通速遞又對我這批貨物的價值表示質疑,要求我提供貨物的價值證明。”

根據要求,潘女士又將每一件商品的專櫃弔牌價做了拍照和登記彙總提報給圓通速遞。然而,圓通速遞並不認可,又要求潘女士提供貨物進出口備案以及公司出貨單和蓋了公章的貨物價值。“我又按照要求準備了合同文件以及貨單提報上去,但過了幾天,圓通又打來電話說不認可這個貨物價值證明。”潘女士說,“我問他們到底要什麼格式的證明,圓通客服又讓我提交淘寶交易截圖。但我們是大型貿易公司採購,進出口繳稅報關證明都有,怎麼可能會走淘寶交易呢?”

對於未保價的貨物,則需要判斷快遞公司對限制賠償的格式條款是否盡到合理的提示說明義務。在定製合同時,快遞服務企業通常會設置保價條款,從消費者的角度來看,可以認定企業所提供的合同條款為格式條款。這種賠付的格式條款要想有效,需要滿足三個前提:第一、格式條款未免除提供方的責任,也未限制接收方的權利;第二、合同提供方將格式條款做了足夠醒目的提示;第三、格式條款沒有違反《合同法》中關於合同無效的規定。且根據《合同法》第三十九條、第四十條的規定,提供格式條款的一方應當遵循公平原則,並採取合理的方式提請對方註意免除或者限制其責任的條款,按照對方的要求,對該條款予以說明。

10月29日,住在青島西海岸新區的潘女士採購的一批高檔服裝委托圓通速遞承運至青島,沒想到其中14件被醬油浸泡,貨值高達13.7萬元。一個多月來,雖然經過多次溝通,但圓通速遞官方客服表示,最多只能賠償2000元。

賠償由200元漲到最高2000元

山東琴安律師事務所劉振民律師認為,對未保價的快件,應依照民事法律的有關規定確定賠償責任,主要圍繞所受損失進行審查評定。承運人對運輸過程中貨物的毀損、滅失承擔損害賠償責任,可以要求快遞公司賠償受損貨物的實際價值。

據劉振民介紹,根據2019年3月2日國務院令第709號修改的《快遞暫行條例》第二十七條第一款規定:快件延誤、丟失、損毀或者內件短少的,對保價的快件,應當按照經營快遞業務的企業與寄件人約定的保價規則確定賠償責任;對未保價的快件,依照民事法律的有關規定確定賠償責任。在處理相關快遞類案件中多把此類糾紛認定為運輸合同糾紛進行審理,對該部分主要圍繞所受損失進行審查評定。

因此如果認定該限賠格式條款無效,則根據《合同法》第三百一十一條規定“承運人對運輸過程中貨物的毀損、滅失承擔損害賠償責任,”可以要求快遞公司賠償受損貨物的實際價值。此外如果快遞公司存在故意或重大過失行為,可以認定保價條款無效,快遞公司應全額賠償寄件人損失。

“儘管我們沒有在快遞簽收單上簽字,並要求做拒收處理,但給我送貨的快遞員卻拒絕回來取件,並稱不是自己的責任,讓我們聯繫官方客服處理。”潘女士說,在聯繫圓通速遞的客服後,最開始的幾天,客服每隔幾天會打來電話詢問,有沒有派件點負責人聯繫我們理賠問題。後來每次都說“還在向上級反應情況,正在協調派件點處理協商理賠金額”。

律師:可要求快遞公司賠償受損貨物的實際價值

13.7萬元高檔服裝快遞途中被醬油浸泡

邓超孙俪家添新丁勇敢者游戏2预告埃尔多安批马克龙天价施救费通报尹正蒋梦婕恋情苹果设计师离职红米手机被爆自燃网曝追我吧还在录马龙2-4张本智和蚂蚁金服回应风险林书豪缅怀高以翔小虎队同框两中国公民被绑架omg六人离队曝王宝强女友生子北京地铁临时封闭伦敦北部传爆炸声女逃犯劳荣枝落网南非推新型HIV药黑五网购破纪录邓超孙俪家添新丁女子灌肠肠道穿孔两中国公民被绑架29日四星连珠天象林书豪缅怀高以翔四川石渠雪豹打架孙杨事件现场视频北京地铁临时封闭国足排名降至75红米手机被爆自燃